• 中国军队:国之利刃——中国陆军特种部队 2018-11-26
  • 很深刻。当今城市化基本出于房地资本的繁衍需要与维持粗陋GDP的无奈,越来越显露其反动性。 2018-11-26
  • 《我在红楼修文物》

    返回书页

    广东11选5下期推算方法:第403章

    作者:

    安静的九乔

   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    时光行者的你 我比想象中更爱你 温故而知新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[快穿]红楼虐我千百遍 陪读妈妈 法医秦明系列 守尸人 心理罪 [快穿]我的开挂人生
    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我在红楼修文物 新热门小说网(今日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www.wy4c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        欢迎进入前情回顾环节, 寻找隐藏的彩蛋, 发现新惊喜!  当日冷子兴答应得好好的,保证不会将石家有扇子的事情向其他人透露??梢蛔?,他就去告诉了贾琏。

        “琏二爷, 您听我分说?!笔降闭嬗械愣粽? 毕竟原书里害得他石家家破人亡的, 就是眼前这个贾琏的亲爹。

    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知道我排行第二的?”贾琏笑得温和,看上去很容易与人相处。

        石咏立刻哑了, 顿了片刻,才想起来个借口:“曾经见过二爷成亲时的盛况, 听路人说起, 这才晓得?!?

        当即成功地圆了过去!

        贾琏听人提起他成亲的事,一下子也笑得眉眼弯弯,伸手就搭在石咏的肩膀上,爽快地说:“走,爷请你去喝茶!”

        这琏二爷对茶楼食肆的要求,比冷子兴要高出不少, 两人一直走到虎坊桥,拐了向北,快走到厂甸那附近了, 贾琏才找到一家熟悉的茶楼, 当即进去, 找了个临窗的位置, 与石咏两人一道坐下。

        时近端午,家家户户在准备过节用的粽子、菖蒲、艾叶、五毒饼之类。厂甸这一带本就商铺云集,此时更是人来人往,极为热闹。

        贾琏与石咏坐下,问起石咏的家世,多少起了些敬意:“石兄弟,莫不是贵府上,就只你一个男丁撑着?”

        石咏点点头。他弟弟石喻年纪太小,还未成丁。

        “这可还挺辛苦!”贾琏对石咏很同情,抬手给他斟满了茶碗。

        而石咏对贾琏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

        在原书中贾琏就是个贪花好|色的标准纨绔,可到底也有那重情重义的一面,在贾赦夺扇一事上也曾经开口为石家说公道话,为此还挨了他爹贾赦的一顿好打。

        石咏当即抬起茶碗,恭敬说一声:“谢琏二爷!”

        贾琏一挥手:“一盏茶,谢什么谢,对了,你家那二十把扇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石咏赶紧解释:“二爷这是听冷世叔说的吧。我家的东西我自己知道,那几把扇子,不是什么值钱东西,不过是祖宗给后辈留的,算是个念想而已?!?

        不值得二爷惦记!——石咏在自己肚子里补上这话。

        贾琏却一摇头:“话不能这么说!你年轻识浅,又是天天见惯的东西,自然不觉得值钱??擅蛔级贸隼?,给那古董行的行家鉴赏鉴赏,却发现是古人真迹呢?”

        他说得诚恳:“石兄弟,我见你家并不宽裕。这世道说难不难,说容易也绝算不上容易。你何不干脆拿几把扇子出来,换些银钱,你家中寡母寡婶幼弟,有了这笔钱,大家也都能过得轻省些?!?

        这番话,还真是站在石咏的角度上为他考虑。

        石咏叹了口气,转脸往窗外看了看,这才回过头来,盯着贾琏,说:“实不相瞒。这是祖上传下来的,祖宗有遗训,说了不许卖的。再者我自己有手有脚,世道虽然不易,我还勉强能撑起这个家,实在不打算变卖祖产。请二爷见谅?!?

        话已经挑明到这个份儿上,贾琏便知道难再强求,当下笑道:“你这主意已定,我还劝个什么劲儿!来,今儿就当是二爷请客,认识了你这么个小兄弟。以后要有难处,往荣国府来给我递个话便是?!?

        石咏没想到贾琏这么爽快,赶紧点了头谢了,末了又迟疑着说:“琏二爷,我这还有个请求,您看这个……我家是有几把不值钱的扇子,可这回事儿,您既知道了,能不能请您别再告诉旁人。毕竟这些是祖产,再不让卖的,教旁人知道了,也无益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贾琏一听,倒想起家中那位酷爱金石字画的老爹贾赦。贾琏自己是个随和性子,旁人不愿让的,就干脆作罢,只当结个善缘。而他那位爹,但凡看中的,不论是美人还是东西,不弄到手绝不罢休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贾琏便应下:“这个你放心,我今日既点了这个头,就再不会有旁人从我口中听见这桩事儿?!?

        他慨然允诺,态度恳切,与冷子兴的随口敷衍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      听见贾琏承诺,原本压在石咏心头的一块大石一下子去了。石咏稍稍舒了口气,这会儿他终于有心情与贾琏坐在一处,看看窗外的街景了。

        贾琏抓了两颗五香豆扔进口中,见到身边石咏扭过头,正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!”

        石咏突然一按桌面,站了起来,一转身就往外冲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贾琏大声问。

        “有拍花的!”石咏丢下一句。

        贾琏一听,大声问:“是拐子吗?”

        听不见回答,石咏早已从茶肆里冲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贾琏一抬脚,尾随而去。他是这茶肆的???,所以也无人拦他,伙计只管给他记在账上。他奔到门口,果然见到石咏已经冲到街对面,当街扭住了一名中年男子。那名布衣男子身边,还站着一名锦衣幼童。

        贾琏不敢怠慢,大踏步跟上。

        那名中年男子见到石咏来了帮手,当即放开了幼童,将石咏使劲儿一推,推倒在地,自己夺路而逃。

        石咏一跤摔倒,兀自伸手去牵住那名幼童。倒是贾琏,大声喊一句:“拐子往哪里走!”抬脚就追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*

        石咏能在这往来如织的行人当中,认出一名被拐幼童,这得益于母亲石大娘与二婶王氏在他耳边不断的碎碎念。据她们多次反复强调,庙会、集市、城门附近……任何人多的地方,都会有“拍花的”。

        这“拍花的”并不是一般的拐子。据说这些人会在街头巷尾,专门找落单的小孩,看见了就用手一拍孩子的头,孩子便迷失方向,跟着坏人走了,所以叫“拍花的”。

        适才石咏坐在茶肆里,远远见到有个布衣男子,身边带了个锦衣小童,看上去多少有些违和??墒窃谡飧鍪笨?,原也并不出奇,这可能就是哪家的长随侍奉着小公子出来看热闹。

        出奇的是,这名布衣男子,一面走,手里一面执了个铜壶,在喂那个小童喝水。

        石咏当时就想,什么人给自家孩子喂水喝,会这样一面走一面喂,难道不该是找个地方,站定了,把铜壶抱给孩子,看他咕嘟咕嘟喝饱了,然后再安安稳稳地接着往前么?

        可是这人却一边走一边喂,似乎急不可耐。铜壶里的水也顺着幼童的嘴角落在孩子的衣襟上,水渍反射着日光,偏巧就晃了石咏的眼。

        石咏的行动有点像是本能,脑子还未反应过来,身体已经冲出去了,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,当街拦住那拐子,结果被人反手一推,“咕咚”一声摔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他见贾琏径直去追那拐子了,心下略松,也顾不上自己摔得疼痛,赶紧查看那孩子的情形。

        这是好生可爱的一个小男孩,身上穿着竹青色纱衫,头上戴着一顶圆圆的瓜皮小帽,看着也就四五岁的模样,甚至一张小脸与喻哥儿有几分相像。只是这孩子目光呆滞,嘴角边还流着亮晶晶的口涎,一副呆了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石咏一见,愤然爆了一句粗口。

        什么“拍花子”一拍脑袋孩子就傻了,这明明是拐子给孩子喝了不知道什么液体,让人暂时失了神智,才会迷迷瞪瞪地跟着人走。

        看着这孩子与弟弟年纪相貌都差不多,石咏一阵心疼,扶着左腿起身,弯着腰问:“你叫什么?家住哪里?还……还记得吗?”

        那孩子已经傻愣着,石咏的话他只充耳不闻。

        石咏心里着急,还待再问,忽然一阵大力袭来,他又被横推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拐子!”

        石咏摔得不轻,扶着腰抬起头来,忽然见到几个义愤填膺的男子立在跟前,都是家丁长随模样,腰间挂着腰牌,几个人围着自己。另有人过去检视那个男孩子的情形,反复呼唤:“少爷,讷苏少爷!”

        石咏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这大约是这小公子的家人寻来,却见他伴在这孩子身边,又是一副布衣贫家打扮,所以将他认成了拐子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年轻,却不学好!”那几个长随看看石咏,神色里都是鄙夷,“一会扭了去顺天府?!?

        石咏循声望去,墙头上却不见人影。石咏实在不晓得自己是听岔了还是眼花了,伸手去揉眼。

        结果又是一声轻笑,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低唤了一句:“石大哥!”

        竟然是隔壁邻居家的小姑娘方小雁。

        石咏登时臊得满脸通红,他刚才还满脑子乱哄哄的都是些胡思乱想,此刻好不容易冷静下来,却被个年轻女孩子家笑了一声,石咏仿佛被人窥破了秘密似的,满心的不好意思。

        却听方小雁清脆的嗓音在夜空里说:“石大哥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!”

        石咏听着赶紧站起身,循着声音过来的方向,冲那边拱了拱手。

        却是方世英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石小哥,日后江湖……有缘再见吧!”

        石咏抬头望望夜空,声音传来的方向根本就没有人。他知道方家父女并非寻常人,这时干脆老老实实地躬身拜了下去,算是向这对父女作别。

        果然,方世英的声音又“嗯”了一声,似乎对他的礼数非常满意。方小雁则轻轻笑了一声,说:“再见啦!”

        说来也怪,她那句道别,刚开口时听着像是在耳边,待说完,似乎说话的人已经飘然远去,那声道别也只剩袅袅余音,随即在这静夜里悄若不闻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石咏赶紧拉上石大娘,去敲隔壁小院的门儿。那院门儿却是没拴上,母子两个一推推开,只见隔壁小院里,到处收拾得整整齐齐,却不像是有人在住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堂屋里一张八仙桌上,一段乌木压着一封信,石咏递给石大娘。

        石大娘也认得几个字,当下拆了信,草草读过。原来这是方家父女的道别信,信上只说他们决定举家南迁,投奔亲眷去了。石家的院子,原本租金付到了十月的,如今也只说任凭石家处置,尽可租与他人。

        石大娘读毕,望着收拾得一尘不染的院子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方家是特别省心的租客,又是热心肠的邻居。小姑娘方小雁每次见到石大娘她们,都会热情大方地招呼。那样的姑娘,谁不喜欢?更别提上回给他家雪中送炭的那回事儿了。

        如今租期未到,方家却就这样悄没声儿地一搬了之,连道声感激的机会都没留给石大娘,石大娘心中自然是怅惘。

        “咏哥儿,虽然人家说这院子咱们可以转租,可毕竟上回人家付了半年的租子?!笔竽镉攵由塘?,“要不,咱们还是把院子给人家留着,万一人家又改主意了呢?”

        她的意思是,至少将院子留到方家付了租金的那天。

        石大娘这样说,石咏又怎么可能不同意?

        *

        又过了几日,今年秀女大挑的结果出来了。永顺胡同这边,伯爵府的当家人富达礼送走传旨的太监,盯着手里的黄绫卷轴发呆。

        “恭喜老爷!咱家又多出一位皇子嫡福晋?!?

        佟氏听到消息,从内堂转出来,笑盈盈地向丈夫道喜。

        早先旨意说得清楚,伯爵府那位今年参选的五姑娘,被选了做十五阿哥胤禑的嫡福晋。

        十五阿哥是庶妃王氏所出,一向在德妃身边养大,与十四阿哥胤祯非常要好。虽说是汉女所出,储位无望,但将来至不济也总有个固山贝子的爵位能落在头上。

        事情还不止如此,这桩赐婚还表明了皇家的态度:虽然二阿哥被圈,可是二福晋娘家忠勇伯爵府并未党附二阿哥,而且二福晋依旧是德行无亏,受人尊敬的皇子福晋。

        皇上虽然对二阿哥不满,但也没有将气撒到二福晋的娘家来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虽说十五阿哥还没爵位,可毕竟是皇子阿哥,又是德妃娘娘抚养成人的,这嫁妆上,可怠慢不得?!辟∈显谡馍贤纺越疃帽日煞蚩?,赶紧出言提醒。

        富达礼明白,这旨意一下,距离五姑娘入宫与十五阿哥合卺的时日也不远了。虽说入宫之事内务府会有安排,但是娘家人给添上些嫁妆却是必不可少,若是妆奁薄了,十五福晋日后在妯娌之间,难免抬不起头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所虑甚是,”富达礼点点头,“一切全凭夫人安排?!?

        佟氏嫣然一笑,蹲了蹲就说:“老爷您就瞧着吧!”

        宫中旨意下了没多久,红线胡同这边并不知道伯爵府出了这么一桩喜事儿。石大娘倒是接了帖子,邀她去吃寿酒。

        下帖子的人是石大娘舒舒觉罗氏的两姨表妹,娘家姓瓜尔佳氏,嫁了个宗室红带子,身上有着辅国将军的爵位。瓜尔佳氏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坦。

        然而石大娘接到帖子的时候十分惊讶,自从石家同伯爵府闹翻,从永顺胡同搬出来,她与这位表妹就稍有来往。后来守寡,她便更加一心一意地在家守着儿子,这些老亲戚们就再不走动了。如今突然接到帖子,却是对方过三十岁生辰,是个整寿。

        石大娘思前想后一番,最后还是决定去见一见昔日的亲眷加老友。这日她妆扮素淡,带上些自己做的绣活儿,登了辅国将军府的府门。

        刚进内院,石大娘就远远地看见梁嬷嬷正与一群仆妇坐在一处吃茶,显然是陪自家主人过来的。石大娘便皱了皱眉,心知有些不妙。果然,进了瓜尔佳氏的屋子,一抬头,就见到炕上坐着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妇人,见到她便雍容地点头微笑。

        瓜尔佳氏赶紧迎出来,拉着石大娘的手介绍:“你们这还没见过吧!说起来,这还是本家的妯娌呢!”

        炕上坐着的这位,便是佟氏。瓜尔佳氏的婆母姓佟,因此她在辅国将军府也不算是外人,是挺近的亲眷,与瓜尔佳氏又是打小认识的手帕交。甚至这次瓜尔佳氏下帖子邀约石大娘,也是佟氏怂恿的。

        石大娘听表妹说了佟氏的身份,便不卑不亢地打了招呼,随后在炕桌对面的一把花梨木椅子上坐下了,笑着说:“确实,大夫人这还是头次见?!?

        富达礼是石宏文的兄长,论理石大娘该称呼佟氏“大嫂”才对。

        佟氏一挑眉,没说什么,只笑嘻嘻地坐在炕桌旁,手上剥着炒熟的香榧子吃。

        屋里还坐了不少女眷,其中不乏与石大娘沾亲带故的,大家多年未见,纷纷与石大娘寒暄,问起过往,少不了唏嘘一两声。

        佟氏却只慢慢地等着,待到众人都与石大娘说过话,她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,问:“弟妹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石大娘年岁比佟氏大上不少,这样一声招呼,显得十分怪异。

        “我听说石家二叔叔还留了点骨血在世上,今年也五六岁了。我就想着,我们讷苏也一般大的年纪,自家堂兄弟原该多帮衬帮衬。不知弟妹是否愿意,将侄子送来永顺胡同的族学,给讷苏做个伴读呢?”

        石大娘颇有些诧异,一抬头,正对上佟氏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。

        石咏打开贾琏交付给他的那只“木瓜”,发现在布帛软木包裹之中,竟是一只精巧无比的六出团花银质香囊,内中另有一只金制香盂,用以盛放香料。

        而唐开元天宝前后,正是唐代金银器工艺登峰造极的时候,虽然没有现代先进的技术设备,石咏也大致能够判断这该是一件唐代器物。只是一旦他想起唐玄宗与杨贵妃之间那哀婉的爱情故事,心头便涌起一阵无法言说的凄凉滋味。

        这只香囊,会是杨妃留下的么?

        石咏觉得头一次脚下生了根,似乎有些不敢去面对他自己发现的这枚精美器物。

        可是待石咏回转到自己屋里的时候,却发现:好家伙,大家竟然已经聊上了。

        俗话说:三个女人一台戏。如今石咏的案上,宝镜、金盘、香囊,与历史上三位鼎鼎有名的女性各自相关的器物,自然也凑成一台好戏。

        石咏还在发愣,什么时候这香囊竟也开口了,他这不还没完全修好呢!

        可后来一想,石咏明白过来,其实这具香囊没有损坏,只是被外面的皮囊包裹住了,不见天日。而他,则做了那个让宝物重见天日的人。香囊与宝镜、金盘一样,是有灵的千年古物,所以自然能与其余物件儿交流。

        武则天是李隆基的祖母,杨玉环的香囊听说了,自然赶着宝镜唤“皇祖母”。武则天却对杨玉环没有半点儿印象,细细地问了,才晓得是孙子的妃嫔。两件物事的年代相近,宝镜自然追着香囊问起身后之事。

        香囊只管捡自己知道的说了,并无半点隐瞒,连杨玉环是如何入宫之事,都一一详述。

    今日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www.wy4c.com 我在红楼修文物最新章节地址://www.wy4c.com/shu/49345.html

    我在红楼修文物全文阅读地址://www.wy4c.com/49345/

    我在红楼修文物txt下载地址://www.wy4c.com/txtxz/49345.html

    我在红楼修文物手机阅读:https://m.xinremenxs.com/49345/

  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403章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    喜欢《我在红楼修文物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??!(今日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www.wy4c.com)

    上一章:第402章 我在红楼修文物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404章
  • 中国军队:国之利刃——中国陆军特种部队 2018-11-26
  • 很深刻。当今城市化基本出于房地资本的繁衍需要与维持粗陋GDP的无奈,越来越显露其反动性。 2018-11-26